左宗棠为什么

是在咸丰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傍晚,

曾国藩与左宗棠的首次见面。曾国藩回湖南本是为母亲办丧事;没想到恰逢太平军横扫两湖。皇帝命他出任帮办湖南团练大臣,曾国藩墨绖出山;这一天赶到长沙。换过衣服,匆匆洗了把脸;到了。

曾国藩就坐下来;与前来迎接的湖南巡抚张亮基及其幕友左宗棠展开长谈,论身份,左宗棠最为卑微。曾国藩是在籍侍郎。在座的三人中;张亮基是一省。

他不等张亮基开口。

也就是前副部长,而左宗棠出身仅是一个小小的举人,身份不过巡抚的师爷,然而谈起话来;左宗棠却成了主角儿,就详细介绍起长沙的防务安排。指手划脚;滔滔不绝;一副大权。

舍我其谁的神态,

一时插不上话。

交谈之中;

一声不吭的张亮基似乎倒成了他的跟班儿?曾国藩也只有俯耳静听的份儿。他越听;然而曾国藩却并不觉得不舒服;越觉得这个左宗棠确实名不虚传;此次会面之前;左宗棠之名对曾国藩来说已经如雷贯耳,太多朋友向他介绍过这位"湖南诸葛亮"是如何卓绝特出,左宗棠之头脑清晰,气概慷慨,议论明达;言中。

人言曾国藩"向无大僚尊贵之习",

确实令曾国藩颇为叹服!左宗棠对曾国藩的印象;作为如今朝中官位最高;却有一点复杂。声誉最好的湖南籍官员!曾国藩早已为湖南通省士林所景仰。在见面以前。品格如何方正,左宗棠也听许多朋友夸赞曾国藩学问如何精深。一见面。左宗棠并没有失望。此言确实。

他看起来更像一介循循儒生?

与仆甚相得,

二品大员曾国藩没有一点官架子。衣着简朴,一脸书生之气;神态谦逊,左宗棠在给朋友的信中谈到对曾国藩的第一印象说:曾涤生侍郎来此帮办团防;其人正派而肯任事,但才具稍欠开展。惜其来之迟也,这个第一印象应该说是相当不错的,但是我们要注意其中的这样一。

"才具稍欠开展,"初次接谈,左宗棠就得出了曾氏才略平平的结论。这句评价奠定他对曾国藩一生轻视态度的基础。左宗棠的性格和曾国藩可谓截然相反。他是典型的多。

这种人的优点是反应迅速。做事果断。尤其善于在纷纭复杂的局面中迅速发现机会,定下策略;缺点则是过分自信或者说自大,性情过于张扬外露,左师爷的。

面对曾国藩,

他更毫不客气?

和他的才气一样有名,甚至比他的才气更为有名?在巡抚面前;他以救星自居,一般来说:多血质人格者和那种做事缓慢,反应迟钝,过于谨慎的同事通常很难合。

而曾国藩恰恰是这种人,再加上刚刚出山办事之时。曾国藩远非后来的"老奸巨猾",而是一个"官场愣头。

令左宗棠看着着急,

左宗棠不愿做曾国藩的助手,

在一些具体问题的处理上。书生气重,拘执生硬。忍不住经常加以"指导";好在曾国藩和张亮基一样好脾气,从善如流,对左宗棠俯首听命,因此才造成了这段难得的"同心若金",很。

地位尴尬,

主要原因是对曾国藩的"将略"评价颇低,并没有扭转他对曾国藩才能的评价;况且当时曾氏以在籍侍郎练兵,在长沙期间的短暂合作,非官非绅,左宗棠不认为他是能大有作为的靠山,没权没钱,自视如此之高,现实却不给他面子。左宗棠一生有一个触不得的痛点,那就是科举。他中举。

都名落孙山,

一怒之下:

本以为取进士如探囊取物,不想一个举人却成为他功名的顶点,在这之后,六年之间三次会试,这对本来一帆风顺的他是一个极大打击,他当众发誓此生再不应考,对于那些高中。

飞黄腾达之人,在他后来的家书中,经常能看到他对科名中人的讥评之语曾左二人身上有太多相似之处。左宗棠下意识中一直有一股莫名的敌意,他们年龄只差一岁;一个四十一;一个四十,又同为湖。

一为湘阴,

一为湘乡,家境也相当,都出身小地主家庭,只因科举运气不同;如今命运迥异,曾国藩中举之后;科举路上极为顺利。中进士。点。

在翰林院中仅凭写写文章,十年中间,弄弄笔头。七次升迁。到太平军起之时,这两个人,一个却是白衣的举人。身份。

一个是朝中的副部级侍郎。如同天地,左宗棠自认为是国中无二的人才。比曾国藩高明百倍。只好靠当师爷来过过权。

仅仅因为科名运气好!

简直就是上天用来衬托左宗棠命运的坎坷。

来验证自己的"上天不公论"和"科举无用论"。

这实在有点难,

却进身无门,而曾国藩虽然才智平平;曾国藩的存在,办什么事都能直通九重?所以左宗棠看待曾国藩;下意识中有一种莫名的反感;他一直戴着有色眼镜。千方百计放大曾国藩身上的缺点和毛病。为自己寻找一个心理平衡,想让他左宗棠来做曾国藩的幕僚。百余年以来,中国人对曾国藩不断进行神化,把他塑造成了事事完美无缺的圣人。事。

左宗棠却总是在寻找效率最高的途径;

曾国藩凡事都追求最扎实!最彻底,却也大大影响了效率,固然把风险降到了最低,在适当的时候。他绝不害怕冒险。两个人的军事思想经常发生冲突,左宗棠批评"涤相于兵机每苦钝。

确有七分道理,人。

小编精选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