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欢木工的明熹宗是怎

他心灵手巧,

提及明熹宗朱由校,很多熟知明史的人都知道他是历代帝王中极有特色的一个皇帝,既是个木匠天才,喜欢刀锯斧凿油漆的。

形式仿乾清宫,

可以说:

朝夕营造,即膳饮可忘;每营造得意,寒暑罔觉;又是个建筑爱好者!他曾亲自在庭院中造了一座小宫殿。高不过三四尺。巧夺天工。却曲折微妙。正是明熹宗朱由校的几大!

以笔者看来。

凡刀锯斧凿。

导致了他玩物丧志;不理朝政,放任魏忠贤之流宦官干政乱政;若要分析明熹宗的过失,导致了明朝的日渐败落与灭亡,主要有二,明熹宗错将爱好当作正业而误国!明熹宗第一大爱好!丹青髹漆之类的木匠活。是对制造木器有极浓厚的兴趣,他手造的漆器,他都要亲自。

均装饰五彩,

出人意料,

十几个人才能移动。

梳匣等;精巧绝伦,史书上记载;明代天启年间。极其笨重。匠人所造的床。用料多。样式也极普通;熹宗便自己琢磨,设计。

一年多工夫便造出一张床来;

市人都以重价购买,

亲自锯木钉板;携带移动都很方便,床板可以折叠,美观大方,床架上还雕镂有各种花纹。为当时的工匠所叹服!明熹宗还善用木材做小玩具。他做的小木人。男女老少。五官四肢。俱有神态。动作亦很惟妙惟肖;无不备具,熹宗还派内监拿到市面上去出售,熹宗更加高兴?往往干到半夜也不休息,常令身边太监做他的助手。熹宗的漆工活也很。

让身旁太监们欣赏评论。

御制十灯屏。

从配料到上漆,并喜欢创造新花样;他都自己动手。熹宗还喜欢在木制器物上发挥自己的雕镂技艺;在他制作的十座护灯小屏上。雕刻着,形象逼真。上有诗:

沈香刻寒雀,司农不患贫;论价十万缗。也颇精工。他常用玉石雕刻各种印章,熹宗雕琢玉石。赐给身边的大臣,明熹宗第二大爱好!是喜欢看傀儡戏;当时的梨园弟子用轻木雕镂成海外四夷。蛮山仙圣及将军士卒等。

他做的木像男女不一,

均涂上五色油漆,

另外还有一个用大木头凿钉成的长宽各一丈的方木池?

竹板在围屏下:

熹宗情绪高时,也施展自己的手艺,约高二尺。有双臂但无腿足,彩画如生。每个小木人下面的平底处安一拘卯,用长三尺多的竹板支撑着。里面添水七分满,水内放有活鱼,萍藻之类的海货,使之浮于水面,周围用纱围成屏幕;再用凳子支起小方木池;游移。

当时宫中常演的剧目有,

巧夺天工外,

这样就形成了水傀儡的戏台,在屏幕的后面,有一艺人随剧情将小木人用竹片托浮水上,游斗玩耍,鼓声喧天。均装束新奇。扮演巧妙。活灵活现;熹宗做得是如醉如痴;看得也是如醉如痴。明熹宗第三大爱好是!醉心于建筑,除了上文提到的他曾在庭院中做小宫殿,曲折微妙,他还曾做沉香假山一座;池台林馆,雕琢细致,堪称当时一绝,熹宗喜欢。

熹宗觉着玩起来不过瘾,常与太监在长乐宫打球。就亲手设计。建造了五所蹴园堂,熹宗酷爱木工器作和建筑,还表现在对朝廷建筑工程的关心上,天启五年到天启七年间,明朝对太和殿,中和殿和保和殿进行了规模巨大的重造。

从起柱。

他用大缸盛满水,

上梁到插剑悬牌;整个工程中熹宗都亲临现场,熹宗心灵手巧,亲手制作的娱乐工具颇为精巧,水面盖上圆桶;在缸下钻孔,通于桶底形成水喷,启闭灌输;再放置许多小木球于喷。

水打木球;木球盘旋,久而不息;熹宗好盖房屋!熹宗与妃嫔在一起观赏喝彩赞美;喜弄机巧。常常是房屋造成后,高兴得手舞足蹈。反复欣赏。等高兴劲过后!又立即毁掉;重新造新样制作。兴致高时,从不感到。

无暇过问;

往往脱掉外衣操作。膳饮可忘;把治国平天下的事;早就抛到脑后,魏忠贤。明熹宗放纵宦官滥为乱政而损国;原姓魏。进宫后改名李进忠,后又改回原姓魏,皇帝赐名忠贤。出身于市井无赖。后为赌债所逼遂自阉入宫做太监。得其佑庇,在宫中结交太子宫太监。

与之对食。

魏也升为司礼秉笔太监。

后又结识皇长孙朱由校奶妈客氏,对皇长孙,则极尽谄媚事;引诱其宴游,泰昌元年,朱由校即位,是为熹宗。甚得其欢心。国号天启;对魏忠贤的奸诈狠毒虎狼之心,明熹宗不仅毫不提防,反而放任自流;无疑是助纣为虐;奸臣魏忠贤每每看到明熹宗醉心爱好!欣喜不已。他常趁熹宗引绳。

兴趣最浓时;拿上公文请熹宗批示:便随口说道:熹宗觉着影响了自己的兴致,我已经知道了。你尽心照章办理就是了,大权就怎样被魏忠贤一点点。

也必须写上遵阁票字样,

明朝旧例,凡廷臣奏本。必由皇帝御笔亲批,由司礼监代拟批词,若是例行文书,或奉旨更改?用朱笔批。号为批红,然熹宗因潜心于制作木器房屋,无暇。

专权误国,

熹宗却耳无所闻。

便把上述公务一概交给了魏忠贤;这给了魏忠贤拉大旗作虎皮的机会,使得他能够假借理政执政之手,排斥异己,面对危机,目无所见,可叹他虽是一名出色的。

却毫无构建江山社稷之宏图大志。

反使大明王朝在他这双巧手上摇摇欲坠;真是可悲之极!爱好这把双刃剑!不仅把明熹宗伤得千疮。

颜面尽失,

纵观天启帝的一生,

重用宦官魏忠贤。

社稷不顾,

使得朝廷正人君子殆尽,

由此看来,更把大明王朝害得元气大伤,一蹶不振,他的过错是显而易见,由于玩物丧志,尤其是纵容奶娘客氏,任他二人胡作非为。在朝则陷害忠良,在后宫则荼毒妃嫔。却从未加以规制,国家政治黑暗。

大明江山岌岌可危;喜欢土木的明熹宗却自毁明朝基业的悲剧性下场!无疑给后人敲响了警钟;告诫我们任何时候都不可不务。

祸害国家,

玩物丧志。都不能忘记职责,疏于朝政。让心怀叵测或阴谋诡计之人有可乘之机,为非作歹;专权朝野,残害。

小编精选

相关阅读